• 扫一扫,关注我们微信
  • 0755-25863368
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资讯/网约车“转正”提上日程 皆大欢喜背后却是尴尬

网约车“转正”提上日程 皆大欢喜背后却是尴尬

发布时间:2017-03-23 分类:行业资讯

如今,随着各个地方管理细则的落地,网约车“转正”逐渐被提上了日程,申请、审批、考试、拿证……取得合法的营运资质后,司机将免除以往被交警盘查、扣车、罚款的担忧,而乘客的安全责任也将得以保障。

不过,在这看似皆大欢喜的背后,却也凸显着尴尬。政策实施的过渡期内,无证营运的网约车似乎比比皆是,人车信息不一致等现象也依旧很普遍。与此同时,司机被害、乘客遭受侵害等事例也偶有发生。此外,严苛的车型技术门槛,以及逐渐降低的平台补贴,也令不少网约车司机心生“放弃”念头。

如此来看,虽然国内一、二线城市已经开始整治并规范网约车市场的管理,但现实中突显的问题不得不让人觉得网约车的“转正”或许没有那么一帆风顺。

网约车

网约车考试不温不火

报名审核、考试拿证,熟悉的流程就如考取驾照一样,随着各城市网约车细则的出台落地,以及营运资质申请条件的明确,司机从业资格证的发放工作也在按部就班地进行。

举例

北京

过渡期:自2016年12月21日起5个月

北京市首批网约车驾驶员从业资格证已经发放,由15位司机取得。而目前,据相关报道称,参加并通过考试的驾驶员已超过1500人,但多为首汽约车平台下注册的司机。

上海

过渡期:无

与北京不同,上海并不设置过渡期,网约车新规在去年12月21日政策发布时便正式实施。据了解,上海地区的考试已经开展,报名参加首次考试的考生有一百多位,但通过全国公共科目和区域科目两门考试的人数却不足50%。

广州

过渡期:无

有相关报道称,获得广州首批网约车驾驶员证的司机共有6人,其中2人依次完成了“机考”和“路考”,而另外的4人,则是来自传统的巡游出租车队伍。据了解,从出租车“转岗”至网约车服务是不需要考试的,但仍需要审核驾驶员的犯罪记录、交通违法行为等。

天津

过渡期:无

在天津举办的首次网约车驾驶员从业资格考试中,由于没进行过培训,该批考生几乎均为“裸考”,这也导致通过率极低,几乎全军覆没。而之后的两场考试中,随着相关司机培训班的开课,合格人数有着明显的提高。据悉,某一培训班的学员参加考试,通过率达87%。

从市场反馈的情况来看,从业资格的申请情况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理想,一千多的报名人数,相较此前各城市数十万级的司机注册量,差距十分明显。

值得一提的是,像上海、广州、天津等城市并未给予一定的过渡期限,也就是说,地方政策落地的当天,所有不具营运资质的网约车均处在非法的范围。但尽管如此,政策实施后的执行力及强制性却也有待考量。

然而,笔者在近期的几次打车经历中发现,尚未取得“牌照”却仍在上路营运的网约车比比皆是,司机接单、提供服务并没有受到影响,与此同时,人车信息不一致等现象依旧很普遍。反之,“交警查车”的消息却比去年少了很多。如此来看,此前落地实施的新政策并没有产生多大的效力。究其原因,在于相应的惩罚措施没有及时跟进并予以执行,这也使得再详细的管理方案也将成为一纸空谈,因为总会有人试图挣开规则的枷锁。

若上述情况偶然出现在市场过渡阶段,还勉强说得过去,但过渡期过后却依旧普遍,就有些不尽如人意了。笔者认为,过渡期虽然是留给网约车平台及司机进行调整及资格申请的准备时间,但也同样是新政完全落实前的缓冲期。而在此期间,地方政府不仅要在营运资质的审批及发放上把好关,还应在“无照车型”的清退及惩罚上多用些力量。

车型门槛过高?司机“想放弃”

可以说,留给网约车平台及司机的时间不多了,但从报名考试的情况来看,那些早已完成注册的老司机们并没有表现得十分着急。一方面,市场过渡期的设定使得他们能够继续“接活跑车”;而另一方面,严苛的车型技术门槛,以及驾驶员户籍的限制,也令一批老司机顿生放弃的念头。

“请问有人催促您去办理网约车从业资格证吗?”

“没有,不清楚怎么申请,也没有关注过。”

高先生是天津市区的一位网约车司机,“周末歇班的时候会跑上一整天。”他告诉《新能源汽车新闻》,自己算是个“半兼职”司机。笔者注意到,高先生驾驶的汽车并不满足《天津网约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中“车辆许可条件”所提出的要求,即“采用自然吸气发动机的车辆,排量不小于2.0升”。

“由于注册得早,现在接单也没有受到影响。”不过,随着市场管理体系的逐渐完善,不符合要求的车和人必将遭到清查并被强制退出从事网约车服务。对此,高先生则回答得十分坦然,“要是遇到交警处罚,或者平台不给派单,索性就不干这一行了。虽然兼职可以增加额外收入,但不也指着这项工作养家糊口。”

最后,他也半开玩笑地说,“总不能为了这个去换一辆车吧?”

实际上,与高先生有同样想法的网约车司机大有人在,车型技术要求正是他们难以跨越的首道高墙。例如,北京地区要求车辆的轴距要达到2650mm,发动机排量要大于1.8L(5座三厢小客车);而天津则要求车型的发动机排量不小于2.0L(自然吸气)和1.8L(涡轮增压),轴距要达到2700mm以上。

要知道,2700mm的轴距已经跨入到B级车的范畴,1.8L以上的排量要求也让车型的售价普遍达到15万元级别。虽然上海放宽车型轴距门槛到2600mm,且不对排量、车龄进行要求,但反过来看,上海户籍的限定还是足以让当地41万的滴滴出行注册司机筛选至1万以下。

如此来看,恐怕满足所有要求且开得起网约车的司机已经寥寥无几了。

B2C平台成最大赢家

虽然尴尬充斥在这条“转正”的道路上,但新政策下的产业趋势也令那些主打B2C模式的网约车平台成为了最大的赢家。由于车辆来源单一,且平台与驾驶员存在雇佣关系,此类平台的运营模式及市场定位并不需要大动干戈地进行调整。首汽约车、神州专车能够很快地拿下不同地区的网约车平台经营许可,就是缘于此。

反之,主营C2C模式的滴滴、优步等就没那么好过了。接下来的日子,他们要将那些不满足轴距、排量等要求的车型从平台中清理出去,并及时提醒每一位包括私家车主在内的驾驶员去尽快拿到营运许可。

在技术上,这件事做起来十分容易,但下定决心却是难上加难。一旦完成清理,平台上还会剩下多少合格的网约车?恐怕滴滴、优步早已对各自的情况心知肚明了,多年司机注册数量的积累,谁都不舍得放弃。谈了多年的恋爱,父母的一句不同意,谁会愿意轻易放手呢?